许多作品现场就被收藏了

按:李天旭老师是我2017年采访的第一位国画花鸟画家。他不仅是一位低调而谦逊的人,而且也是一位做事特别用心的人。他画画用心,教学用心,助人用心,一切都是那样自自然然,真情流露。实际在我们看来,他的这种用心,就是一种做事的态度,一种社会的担当,一种艺术家的责任和无私奉献!采访李天旭老师的过程,实际也是学习的过程,有担当的艺术家是人们拥戴和尊敬的艺术家,可谓德艺双馨,值得我们推崇……李天旭创作中文子:2016年,对于您来说是忙碌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您做了哪些大事?李天旭:大事谈不上,有意义的事情还是做了一些。2016年初,我在海南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写生、创作。那时的北京寒冬腊月,但海南却是姹紫嫣红、鲜花盛开的温暖季节。我在那里写生并创作了一大批国画作品。这些作品不仅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而且大都被全国各地的收藏家收藏。继2015年在北京成功地举行了我和学生的“金秋墨竹展”后,2016年的5月21日,又在广州举行了我们师生的国画作品展。同样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广州社会各界尤其是美术界很多同行朋友都来参加画展的开幕式,当地许多市民也前来参观画展。展览三天,人气很旺,好评多多。很多书画爱好者是从深圳市、中山市、梅州市赶过来参观画展的,许多作品现场就被收藏了,学生们受到了很大的鼓舞,成就感倍增。李天旭广州师生展再一个就是去年的9月份在重庆,由中国狮子会联合四川锦狮服务队举办了一次大型义拍活动,以帮助那些天生弱视的智障儿童。全国各地很多的收藏家和书画家纷纷捐出自己的收藏品和书画作品参加义拍。我们“荷风竹韵书画院”共有十三位驻院国画家捐出自己的作品参加义拍。拍卖现场是火爆的,全国各地的爱心人士云集现场,我们十三幅作品不仅全部拍卖出去了,而且包揽了整个义拍成交价的前几名。我四尺整张的泼墨荷花作品《百年好合》,当场拍出8万元的最高价,成为全场名副其实的“标王”拍品。我感到特别高兴和感动的,我的学生们特别有爱心,为了救助这些弱视儿童,大家不约而同地都把自己当时最好的作品拿了出来,这些作品大都是前不久在广州举行的我们师生作品展上有人想收藏而他们都不舍得出手的代表作。李天旭在拍卖现场拍卖当天,共拍出18多万元,我们的作品就拍了14.7万元,占到全场拍品的近80%。我感到特别欣慰的是,学生们学习国粹艺术不仅仅是为了学习国画技艺,而且具有非常大的博爱之心。多做公益,多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尤其是残疾儿童,是我们师生义不容辞的责任和共识。文子:听说你们还去为社会福利院的老人们奉献爱心?李天旭:这是去年11月初的事。我们荷风竹韵书画院的常务副院长谭希松女士,了解到在大兴的北京康家乐老年病医院有一些即将走完和将来将要走完生命最后一程的孤寡老人,他们特别需要社会各界的关心和温暖。于是,她发动我们书画院的国画家去用我们的花鸟画装饰老人们病房、让他们在美丽的环境下安度晚年的活动。那是2016立冬以来最冷的一天。那天,我们书画院在京的国画家都去了。我们在那里认认真真地画了一天,把自己近三十幅作品全部捐献给了孤寡老人们。医院的领导特别感动,准备把这些作品全部装裱起来,挂到老人们的病房里。老人们喜欢美丽的花鸟,对生命有着无限的依恋。在寒冬中,我们给他们送去了温暖。11月中旬,我带领我们国画班的部分学生先去云南温暖的西双版纳,然后再去丽江、昆明写生。一周多的时间,我们收获很大,我们观察、了解、写生了很多的花卉草木,对今后的创作积累了宝贵的素材。文子:据说,您将在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高研班担任导师?李天旭:这是2016年最后一件大事了。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聘请我做客座教授和高研班的导师,今年的春季,这所享誉世界的中国名学府将开办我作导师的“中国传统花鸟绘画高级创作研修班”。说起这件事情的最终成行,确实有些周折。我一开始没答应,主要因为2015年6月,我在荷风竹韵书画院举办了一个中国传统花鸟画高研班,学员们都是零基础,甚至有的连笔都不会拿,教学任务繁重。所以,我的主要精力都在这个班的教学上,我抽不出更多的时间来再教授别的班级,随着这个班的去年年底上完最后一堂课,去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办高研班的事情最后敲定。文子:招生情况如何,您的恩师霍春阳教授支持您办高研班吗?李天旭:招生堪称火爆。消息一出,半天时间不到,15个招生名额就报满了,现在还有很多人希望跟我学习,名额有限,只好让他们下期再学了。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并深刻阐述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全国上下群情振奋,很快形成共识。民族复兴,首先要文化复兴,中国传统绘画是中国民族文化的组成部分,喜欢的人越来越多。恩师、着名国画大家霍春阳先生当然高兴!他对我2015年办的第一个中国传统花鸟绘画高研班就特别支持;而对我即将在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办的这届高研班更是高兴和充满期待。今年春节前的小年这天,我驱车天津美院看望恩师,霍老师一见面张开长长的双臂给我一个拥抱,他说:“我相信天旭是不会给我丢脸的,天旭在发光!”霍春阳老师表示,他不仅支持我办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的中国传统花鸟绘画高研班,而且将会择时去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看望我和学生们,并为同学们上课!作为恩师的入室弟子,我在高兴的同时,也有了新的压力。我是一个压力不断的人,我觉得更应该好好教热爱国画艺术,向我的恩师学习,与我的学生们一道跟随霍春阳老师坚定地走在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阳光大道上。文子:2016年,在各种大小书画展上几乎看不到你的作品展出,听说许多办展机构邀请您参加一些书画展览,您均婉言谢绝,为什么?李天旭:还是为了集中精力教好学生。以前办的那个高研班,是我首次办班,我必须集中我的全部精力,顶住国内外好多大型书画展览邀请的诱惑,好好教学。大家也看到了,除了在广州的师生展,我没有参加其他任何形式的书画展览。所以,2016年我把教学放到第一位的。文子:在教学上有什么新的体会,在创作上进行过哪些新的尝试?李天旭:我认为教学也是画家提高自身水平一条途径。俗话说的好:大河有水,小河满。你要教书育人,你首先自己要钻研得更精更细一些,现在有些东西,你就要反过头来,重新去学习和琢磨。为此,我下了很多的苦功去重新学习,比如把霍春阳老师最新的系列教学光盘买回来,一遍遍地学习和钻研,并有机会就当面求教于霍老师。就这样,我把教授学生的绘画科目一一又认认真真地学习了好一遍,做到教学过硬,不误学生。去年的春节前,我带领国画班的学生们去天津美术学院拜访我的恩师霍春阳教授。霍老师特别忙,当时他刚刚从海南参加重要学术活动归来。同时,霍老师又是随和慈祥的老师,他是特别喜欢和学生们在一起的一个老师,所以百忙之中也想见见大家。尤其他得知我在免费办传统花鸟国画班,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他非常高兴。在霍老师的工作室,我把学生们一一介绍给他,同时让学生们拿着自己的作品向老师做汇报。大家知道。霍老师的教学是非常严格的,他看了学生们的作品后,说了一句话让我和大家非常感动、非常受鼓舞的话,霍老师说:“你们的学习不仅没有跑偏,而且秉承传统、血脉纯正!这是多么大的肯定!2016年春节前的天气寒冷无比,霍老师的话语让我们温暖如春!不仅如此,霍老师还亲自教授大家画画,为我们教授了“霍家鸟”的画法并亲自示范。霍老师整整一天的时间和我们在一起,还与我们一起吃了午饭,令大家很是感动……李天旭和恩师霍春阳文子:霍春阳老师是当今中国传统花鸟绘画的领军人物,您们是一脉相承、血脉纯正的!李天旭:是的。我的恩师是霍老师,霍春阳老师的恩师是当代中国杰出的国画大师孙其峰老师,而孙其峰老师的恩师是已故的、与着名国画大师王雪涛齐名的中国小写意花鸟大师汪慎生先生。霍老师教导我们:要根植于传统绘画的土壤中汲取养分,多向古人学习。宋、明时代的绘画是中国传统绘画的最高水平,最中国绘画最具代表性和典型性的宝贵财富,只有老老实实地学习古人,把老祖宗留下的绘画技艺真正学到手,才可以谈到继承和发扬。所以我在这方面下了很多功夫,在海南的时候,一边学习,一边写生,一边创作,受益匪浅文子:我们知道您2016年还热心公益慈善事业,请问您是什么开始做公益的?李天旭:涉足公益事业,已经很早了。汶川地震我曾在不同的捐助点和单位的捐助活动中,捐出好几个月的个人全工资;而捐献自己的国画作品参加拍卖以救助贫困地区的人们更是参加很多次了,比如2013年雅安地震和2014年玉树地震的义拍和工资捐献,比如北京或一些外地省、市组织的以各种救助贫困地区民众为主题的义拍活动等等。只要是正规的慈善组织和义拍活动,只要是救助贫困地区的人们尤其是儿童的活动,只要找到我,或拿金钱,或捐国画作品用于义拍,我都义不容辞去积极参加,这是特别应该的事情,很正常。文子:据了解,有的收藏家想出高价收藏您一幅佳作,您不舍得,但却捐献给社会福利院,让他们拍出画款改善福利院被遗弃和残疾儿童的生活?李天旭:这是一个艺术家应该做的,也是一个中国公民应尽的社会责任。我最最受不了的是,看到被父母遗弃的孩子们,他们生下来身体残疾就够痛苦的了,还被狠心的的父母遗弃!2015年的岁末,也就是圣诞节时,我和几个朋友去北京朝阳一个社会福利院,那里的一些孩子们牵动着我们的心。之前,有一个收藏家出价8万元想收藏我的一幅泼墨荷花作品,因为我特别喜欢这幅作品,想把它装裱在我的北京新家里,所以我没有卖。而捐给这个福利院,是因为去看望那里孩子们的通知来的特别突然,我没有时间再去创作新的佳作前往,于是就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这幅好作品,希望社会福利院能卖出更多的钱,来改善孩子们的生活。这家福利院的领导特别感动,在捐赠仪式上还特别把这幅作品展现出来。公益事业是奉献爱心的事业,许多人都在做,而且好多公益活动是我跟我的学生们一起做的,我们做公益主要放在救助孩子上的公益活动上。因为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咱们都是做父母的,咱们的孩子很健康,也希望别的孩子都健康地好好生活、快乐长大。所以,我认为多做公益是一个艺术家的责任。文子:现在还有一些所谓的“伪善艺术家”,整天把自己装扮成一幅活菩萨的样子,却不干实事,吆喝的比天响,但没见其拿出银子和作品去真正奉献爱心,对此您怎么看?李天旭:这个问题让人有些语塞。每个人都有爱心,爱心是一个人的善良天性,当今社会更需要大爱,这是每一个公民应该做的,更是一个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和担当。我们做公益发自内心,把能拿出来的钱财、义拍国画作品而帮助残疾儿童和社会福利院的孩子们以及孤寡老人,纯属自然而然而做。因为,我和许多爱心人士一样不忍看到孤寡老人尤其是残疾孩子们那心酸、无助的泪光!每个人的爱心是有区别的,有的人做了,内心坦然和安宁,自自然然,很正常;有些人阴奉阳违、道貌岸然却不干真事,是事实存在着的,不能强求,全凭艺术家的素质和真心,宇宙天眼,一清二楚……文子:在书画圈子里,大家都知道您是一个很拼的人,在新的一年里有没有稍微放松节奏的打算?李天旭:作为一个国画家来说,热爱这一行是最大的原动力。我多年养成的习惯,每天坚持画画六小时以上的时间,如果有一些社会活动耽误了,我一定会把时间补回来。创作、学习,是我最快乐的时刻,为此常常忘记了休息时间,这种情况在书画家里面真是太普遍存在了,好多书画家也都是这样废寝忘食的。我和热爱艺术创作的人们一样,经常沉浸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之中不能自拔。比如,早上吃了早饭,开始画画,画着画着,下午四、五点钟了,作品画完了,才突然感觉饿了,一想还没吃午饭;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幅作品不完成,睡觉也睡不安稳。有的作品是半工半写的,就需要好几天的时间,也大都是在废寝忘食的过程中创作,这很正常。所以,对一个书画家来说,平常没有放松,一画起画来,废寝忘食是常态。文子:每年的画展都很多,不知道您2017年计划做多少次展览,大概在哪些地方搞?李天旭:这主要看教学的间隙和由自己的创作情况来定。我主要的精力还会放在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高研班的教学上,如果有好的展览邀请我参加,我一定会去参加。现在已经有几个邀请了,我正在选择中。霍春阳给弟子李天旭题字文子:我们知道,您是霍春阳大师的得意弟子,2017年您有想法跟霍大师一起做个展览吗?李天旭:我和霍老师的师生展,我相信将来一定会有机会举行。霍老师是大家级的国画家,能和老师一起搞展览,那是很高兴的事情。实际早在2014年10月份,在北京就举行的过霍春阳传统艺术研究会的优秀作品展。作为霍春阳传统艺术研究会的常务秘书长,当时我不仅是策展人和组织者之一,而且我们十几个学生和霍老师一起举行了盛大的作品展。。展览不重要,最重要的我认为还是要好好提高自己的国画技艺,把学生们教好。2016年7月,我的第二本国画作品集出版,其中霍老师给我写了序,他说:天旭在发光!霍老师说我“发光”,最初是去年元月份的事情。当时,我带着我的学生们去天津看霍老师,他一边拉着我的手,一边说:天旭你在发光。能当面得到老师的赞扬,心里还是很高兴的。2015年办这个国画班的时候,我是分文不收的,二十多个学生每人一套的笔墨纸砚都是我自己掏钱给大家买的,每次教学也都是自己驱车来回100公里,这样风雨无阻、无怨无悔地义务教学长达近两年。霍老师非常高兴,他赞扬我做的好,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奖赏!画家李天旭李天旭简介李天旭,大学本科学历,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中国传统绘画高研班导师,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着名国画家师霍春阳先生的入室弟子,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荷风竹韵书画院院长,霍春阳传统艺术研究会常务秘书长;2014年至今,被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网联合作为“华人频道”的华人艺术家向全球推介;2015年2月被中国书画院授予“艺术成就奖”;2016年元月,获得“2016双志融域十大年度艺术人物”奖。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