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点半开始写生

  早上醒来,大姐就开始做早餐,我在后院画写生,能嗅到院子花草的香味,房东说早晨也是从这院子里摘得西红柿,真好吃!

  下午五点半开始写生,我们正在伊塞克湖东边,看着天边的晚霞,紫颜色的深色。

  今天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唐僧取经路过的地方塔木戛村,翻译杰尼西说意思是字母或标识的意思。上午涅涅还在抱怨杰尼西和司机,消极怠慢,我笑着说你年轻啊,这是游牧民族,没时间概念。

  下午六点多才看到他们非凡的一面,为我们的目的,真的是赴汤蹈火!杰尼西和我三次趟过刺骨的冰水,脚已没有知觉,头上还在出汗,而司机何涅涅开车绕道几十里接应。我和杰尼西走到玛尼石处,已没有任何村庄或人可以问路,只是他发现了一些痕迹,他说这里是一片麻札,我的却像是墓地,他说圣地才叫麻札,我们又过河去看,果然是玛尼石,周边的树全是许愿树,挂满布条,杰尼西说一定是当地人也当圣物。

  这时佛祖的显灵不可思议的出现在眼前。今天一天都是阴天,可现在山顶一抹夕阳正打在雪山顶上,泛着金光,我们一路的山路艰难险阻,没有决心不可能到这来,现在的夕阳一束光只能出现十秒,就是为我们而出现的。

  今夜皓月当空,好像看见唐僧玄奘法师明亮的笑容。

李阳于伊塞克湖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