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马在我脑筋里闪现出丰子恺那些富有童趣的画

我最早是把画儿晴天当插画家看,因为,她曾被评为中华十大绘本明星画家,也是中国邮政二十套国家版鼠年、牛年贺年明信片和明信片邮资图绘画设计者,五十几家杂志的封面是她设计的,出版好多本插画的书籍,还有各种的绘本,以及在各种杂志上看过她很多很唯美的插画。王净净的插画最大的特点是干净唯美,富有情趣。

前不久她送我一幅水墨的猴子,她说是她第一次画水墨画,可那神态生动的造型似乎是无人比拟的,更重要的是这幅画极有情趣,一只舞剑的猴子,其实,猴舞动的是一根树枝,在树枝尖上竟然停着一只可爱的七星瓢虫。看到王净净的这幅画,立马在我脑筋里闪现出丰子恺那些富有童趣的画,在笔墨应用上又让我想到黄永玉的彩墨,仔细看看,王净净的画和两位大师的画又完全不同,黄永玉的调皮,丰子恺的恬静;黄永玉的造型夸张,丰子恺的生活朴实。而王净净有着自己的绘画语言,有自己的诠释。读她的画,你能从中不知不觉地感到作者流露出的心性和情感,并以儿童的心境去品味人生的欢乐,使得整幅作品充满童心、童真与童趣。

绘画中的童真童趣就像闪闪发光的金子,明亮、珍贵,世界着名艺术大师马蒂斯、毕加索、肖邦、莫扎特等都追求着儿童般率真的创作思维,创造了许多艺术极品,让人类的精神世界得到了升华和回归!

绘画中的纯真,也表现了人类最初始的生命冲动和最原始的心灵诉求,这种内在的生命特质,正是绘画艺术一直追寻的东西。

罗杰·弗莱论为:艺术从某个角度讲,是从儿童画开始的。说一句不上太公允的话,目前我们中国画画家在造型上普遍平庸,没有趣味,存在公式化倾向,千人一面,就是忽略了童真,童趣的内在含义,不过是为造型而造型,尤其是未经科班训练的画家。

说实话,有的画家一辈子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都有一定的历史成因。在中国国画似乎太讲究传统,构图布局都以古人为标准,很多人不敢越雷池一步,所以导致艺术语言的僵化刻板,手法较为单一。当吴冠中开始用点线面来表现的时候,张仃用焦墨画山水,黄永玉似乎在用漫画的笔调书写人物和花鸟,王净净则用卡通的笔法画水墨。吴冠中、张仃、黄永玉的画似乎已经被部分人接受,而王净净的卡通似的水墨能否被大众接受?特别王净净拟人似的画法,比如一只小白兔拎着果篮,一头牛和瓢虫窃窃私语,在传统的中国画中的一山一水,一花一木,一亭一老翁,人们似乎看惯了,王净净的拟人画法在常人眼里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简直是叛道离经。一位较有名气的传统中国画家见到王净净的画,说:“这算什么画?”我问他:“王净净的画有中国画的笔墨吗?”他没回答。我告诉他,墨分五彩,笔者,简单的解释,就说在不在结构上。我想王净净的画,这两点是符合的。真正评价中国画好与不好,历来依据谢赫“六法”。
谢赫在《画品》中提出了一个初步完备的绘画理论体系框架——从表现对象的内在精神、表达画家对客体的情感和评价,到用笔刻画对象的外形、结构和色彩,以及构图和摹写作品等,具体为六法:“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象形,四曰随类赋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移模写。

王净净作品中刻画的形象极为生动,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古人说“善笔力者多骨”。绘画评论中出现“骨”始于顾恺之,如评《周本纪》:“重叠弥纶有骨法”;评《汉本纪》:“有天骨而少细美”等。这里的“骨法”、“天骨”诸词,还和人物品藻、相学有较多的联系,指所画人物形象的骨相所体现出的身份气质。谢赫使用“骨法”则已转向骨力、力量美即用笔的艺术表现了。当时的绘画全以勾勒线条造型,对象的结构、体态、表情,只能靠线的准确性和变化来表出。王净净的画线条极为准确。应物象形,随类赋彩更是王净净的强项。而王净净的画为什么不能得到传统画家们的认可呢?道理很简单,正如鲁迅在《绘画杂论》曾指出:“古人作画,除山水花卉而外,绝少社会事件,他们更不需要画寓有什么社会意义。你如问画中的意义,他便笑你是俗物。这类思想很有害于艺术的发展。我们应当对这类旧思想加以解放。”

对于新的事物,接受需要一段时间。就像当年吴冠中的画,黄永玉的画不受传统派待见一样,王净净的画需要大众接受的确需要一段时间。其实,王净净的水墨画,有让人耳目一新的思维理念,不落俗套的笔墨手法,酣畅淋漓的用水和用笔,并以此诠释新派大写意水墨画。

王净净曾说:“水墨,即水与墨。水墨画严格地讲只使用一种墨色,通过巧妙地运用水的不同兑量、调和与创作出变化与神采。这是中国水墨画的伟大与高深之处所在,并不动声色的纯净与力量给人以感动。”

王净净有枚闲章“晴天舞剑”,晴天为王净净的笔名,舞剑呢?实为对传统思维亮剑。这种亮剑是一种有胆量的挑战,以此来舞动人生的彩墨。我相信这种独树一旗的彩墨,一定能在中国画领域站住一隅。

自由画家,职业插画家。被《动漫周刊》评为中华十大绘本明星画家,中国邮政二十套国家版鼠年、牛年贺年明信片和明信片邮资图绘画设计者。

个人图书代表作有《我的创意大画本》《就我俩》、《爱恋365》、《纸上花开》、《wow!不一样的创意动物绘》、《艾玩兔的时尚涂鸦篇》、《我存在你的存在》、《恋上手绘:插画师的练习本——构图+线稿+用色全修炼》。

合作绘本代表作有《悠悠花巫》、《有时爱情冬眠了》、《夏天的水果梦》、《飞龙记》、《鸽子树的传说》、《琵琶甲虫》、《七彩兔子镇》、《叠起来的七只小鸡》、《彩虹的魔术》等。为浙江少儿出版社、明天少儿出版社、江苏少儿出版社、四川少儿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台湾皇冠出版社、新世纪出版社等海内外多家出版社设计插画图书五百余本。与国内众多一线作家合作过图书,其中七本获得冰心图书奖。

长期为国内各大杂志提供封面插画近600幅,合作伙伴包含《青年文摘•彩版》、《青年文摘•文摘版》、《读者•校园》、《学语文》、《少年文艺》、《阅读与鉴赏》等。

连续四年为中国电信IC电话卡创作插画(包括“青春物语Ⅰ”、“青春物语Ⅱ”、“我和兔年有个约会”等全国范围发行的电话卡),为统一集团
、“特百惠”、
“舒蕾”、“立白”、“麦考林”、“吉盟首饰”等品牌创作卡面插画、包装插画、时尚插画。

画儿晴天的作品在贺卡邮品、IT电信、服装服饰、家居家纺、产品外包装、化妆品、食品、文化用品、纪念礼品、玩具产品等领域广泛商业应用,原作也被众多藏家收藏。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