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与书画家都曾是我心所寄

我知道的褚衍兴,以前是军人,现在是书画家。

军人与书画家都曾是我心所寄,但鬼使神差,或命中注定,我都无缘。自己做不成的事,看到他人的成功,才更加羡慕和敬仰。曾经我羡慕衍兴兄的铁马冰河,而今我敬仰衍兴兄的笔底河山。

这是他的修为。他我行我素,不需要羡慕和敬仰。

他当了五年兵,千锤百炼,炼成铁骨铮铮,一夕转身,悉心书画,却又柔情绕指。文武受命,刚柔相济,这才是英雄本色。

衍兴兄从小喜读书,古今中外,文理政经,无书不读,嗜书如命。他由部队转业,所有行李都扔掉,只背了两大箱书回家。衍兴兄自幼爱书画,由为父亲牵纸研墨起,便着了云章丹青的道,然后浸淫日深,渐入佳境。不疯魔不成活,今天的成就都是他该得的。

衍兴兄曾送我一幅画,告诉我,画的是你老家的山。我看了又看,比我老家的山耐看。他的画,远看山像水,水如山,山水朦胧;近看水若山,山似水,山水交融。远看近看都看不够。

王维在《山水论》里开篇便说,凡画山水,意在笔先。丈山尺树,寸马分人。远人无目,远树无枝。远山无石,隐隐如眉,远水无波,高与云齐。我以为衍兴兄笔下的山水正是如此意境。

唐代禅宗大师行思有一个着名的参禅三重境界,这样说,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我以为衍兴兄的书画艺术便是这般境界。

衍兴兄的书画艺术,是从古人的艺术根系里生发出的新枝,师古不泥,创新有道,不拘一格但格调高雅,独辟蹊径却曲径通幽。他是跳出三界之外了。

我非行家,说的不算。在一次书画展上,偶遇一位书画收藏家,向他请教衍兴兄书画艺术的妙处,他这样品评,褚衍兴的书法作品藏了画的意境,里面有山有水,有幽谷有鸟音;绘画作品里又透着书法的韵味,山水之间像有真草篆隶灵动。书和画融会贯通浑然天成,若系统的欣赏他的书画艺术,可以读出书画之外许多无法形容的人生况味。

收藏家的话点拨了我,再去欣赏衍兴兄的书画作品,果然又多了几分感触。人生况味最是难以言表,芸芸众生有几人能解真味?书画家比常人多了一份幸运,他们手中有笔,可以泼墨块垒,可以寄情山水,可以假道艺术一抒胸臆。但并非每个书画家都能做到笔意合一,挥洒自如的,衍兴兄做到了。

真正的艺术家,有特立独行的一面,也有独乐不如众乐的一面。衍兴兄的特立独行在于他为人清雅,和而不同,他的钵古堂头顶有阳光,四面是书墙,案上备香茶,来往多同道;衍兴兄的与众同乐在于他德艺俱佳,古道热肠,公益活动他捐献作品,文化下乡他不辞劳苦,同道交流他一无保留。衍兴兄是把书画当成一种修行了。

人生在世,不管独乐还是众乐,最难得“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洒脱快乐。衍兴兄乐在他的书画人生里,乐在他的修行道路上,他快乐,我们也跟着快乐。

1963年9月生于山东枣庄。别署钵古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广播电视摄影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金融书协副主席、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枣庄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供职于中国农业银行总行企业文化部书画创作室。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