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幸拜识了江南书画巨擘谭建丞老人为师

儒雅俊逸出毫端 ——柏年书法小议

当今中国,书家林立,异彩纷呈。队伍之大,可谓空前。但开宗立派雄视千秋的大师反而不见。人们把希望寄托在中青年实力派书家身上。期盼他们升华自我,写出天地间人人共有而笔下所无的艺术品,来刷新书法史。老友章柏年便是被行家看好,潜力很充沛的人物。

他出身暖风醉人书香弥漫的江南古城桐乡。少年时代,他过早地透视了人间炎凉,咀嚼过无罪的惩罚。同时也在心的深层,埋下了艺术与渴望公正人道的双重灵苗。

他有幸拜识了江南书画巨擘谭建丞老人为师,老人由吴缶庐上溯明末清初诸大家书画金石,笔力沉厚,安贫乐艺,慈蔼谦诚,诲人有方,因异成异,不许克隆师长作品。在杭嘉湖一带桃李满园,威望卓着。不斤斤于一字一笔成败,而是与弟子共甘苦,引导后辈独立思考,对古人边学习边扬弃,离貌取神。“我之为我,自有我在”。向柏年指出“不断更新,打破凝滞,是中国艺术一贯传统。蹈袭任何人均不成气候。重率真,轻草率;取古味,破古形;宁丑毋甜,宁朴毋华;以精胜多,量体裁衣。”柏年能举一反三,反复临池。佐之以书史书论,旁及绘画音乐舞蹈美学韵文诗话晋唐大家全集,开拓万古心胸。有惑必问,问必有答,其中有至亲至情,如师生父子,亦似知友。大淳而大纯,令我艳羡。

柏年律己严,已出版《章柏年书法作品选》《乌镇古诗百首》《朱彝尊棹歌百首》《古今百家咏嘉兴》作品参加五、六两届全国书展并获奖;二届全国正书展银奖;三届全国楹联展铜奖等等。但对亲友学生闭口不提此事,依旧探索,健步不止。这种态度令同行们钦敬。

他求隶于篆,以若干篆法入隶。整齐不掩阵式多变,肥硕益显轻盈灵气,端肃统帅活脱,圆转显露圭角,抱气饱润。中紧外松,呼吸恬畅,顾盼摇曳回环,起伏映带对答,处处可见灵台镇定。

隶书容易写板结:求熟易甜俗。求妍多飘浮,吃纸墨浅,陷于靡弱,求巧得笨。关键靠情真气遒
,胸底廓然无尘。以不稳开始,稳厚已得,升华为鼓荡。柏年求索目标是为后者。他写金文,不以笔去寻刀味。沉着朴雅,疏密有致。

近年来柏年写楷书少,骨骼肌理,输入隶意,和澄园夫子拉开了距离。他反复读康南海《广艺舟双楫》一书中论隋碑部分,谭老生前也推崇此书。曾教柏年多读隋前刻石,悟得欧阳询虞世南以前楷法。尊拙削巧,广大精微,辨证统一。平常藏险,枯处见润,稳中有肆,风姿绰约,淡而显浓。门外评字,聋耳不怕惊雷猛,就此止笔。

霜皮漏雨四十围 ,黛色参天二千尺 ,休用远寻丞相祠 ,眼前早有邓完白

柏年贤棣索我画翠柏,意其名同,欣然命笔率题小诗,以君善书,尤精于汉隶,柏是汉植,隶亦宗汉为宜,他年必夺完白山人之席者君也

——九五老人谭建丞•1988年

骊龙选珠,颗颗明丽 ——钱君匋•奉题柏年书法选

朴茂能直尤如慷慨论事者——朱关田•奉题柏年兄书法选

健朗求精大器多,春风听惯剑还磨,年华不共沧桑老,学写黄庭换白鹅

携得白鹅拜众师,时评未足定妍媸,空山寂静闻天籁,何必庙堂苦弄姿。

他求隶于篆,以若干篆法入隶。整齐不掩阵式多变,肥硕益显轻盈灵气,端肃统帅活脱,
圆转显露圭角。抱气饱润,中紧外松,呼吸恬畅,顾盼摇曳,回环起伏,映带对答,处处可见灵台镇定。

行书颇思化贴为肉,敷于碑体壮骨上,骨骼肌理输入隶意。线有弹性,使风神萧散,点划精到,枯处见润,稳中有肆,风姿绰约,精神爽朗。

—— 柯文辉•柏年书法小议 2002

“他作隶书,波磔处理得含蓄,不逞才使气,躲开大愚若智的喜剧场面,把清代大家金农伊墨卿的革新和篆书的古法合一,写出个性。大作品如“大风歌”,司空图“诗品”,临邓石如“敖陶孙诗评”气势恢宏,不露经营之痕,在同辈书家中显示功力”

——柯文辉•浮碧夜话柏年书 1992

“我与章柏年兄均主攻隶书,加上绍兴的老前辈沈定庵先生,对清代伊秉绶的书艺都极为韵慕……柏年的隶书则更强化了伊秉绶求“拙”的观念,把“方正、奇肆、恣纵、更易、减省虚实、肥瘦”的作隶诀窍,赋予以“奇”的追求。在当今隶书界标示出独特的风貌”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